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来你是这样的姐(3)
    “好,好!”老人显得很高兴,伸出手亲切的拍了拍他挽着她的手,一脸慈祥:“快进去坐吧,你们今天来的时候走了很久吧?坐车子累不?”

     “不累。”他笑着接道。

     老人又笑了一声,带着他缓慢的往屋子里面走去。

     进屋前有一个很高的门槛,老人迈着颤巍巍的脚步,周园在旁边紧张的扶着她,就怕她突然间摔下去。

     摄像大哥因为他这个紧张的表情心又是一跳!

     对于周媛,圈子里面不同的人都是带着不同的心情的,如果今天他拍摄的对象不是周媛而是另外的孙依依或者白真,或许摄像大哥都不会有这么多的心理波动。在圈子里面混的越如鱼得水的,越会演戏,反而是周园这种有什么话都直说,而且不是那种暗中开撕,而是高调的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论调,越能证明这个女人的正直。

     也是因为她过于刚正不阿,导致在这个圈子里臭名昭著,媒体的几个笔杆子往上面一写,说的含糊,看着不像是造谣,但是笔间带着的那种主观情绪依旧会影响读者的判断,这也是周媛招黑的原因。

     摄像大哥轻声跟在两个人身后,他也知道凡事都有两面性,正如周媛在招黑的同时,也给自己积累了一堆粉。

     周园扶着老人慢慢走,他不会说话,老人看起来也不像是话多的样子,所以在刚刚的话题说完之后,他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老人也是一样,也许是因为身份的特殊,老人对待他有几分小心翼翼,大概也是不敢贸然开口。

     最后还是老人强行转移了一个话题:“明明去上课了,大概再过不久就回来了。”

     周园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大概明明就是这家里的小孩儿,他需要去照顾的对象。

     他点点头,扶着老人走到桌子边上的椅子前面:“那明明什么时候回来啊?学校离这儿远吗?”

     “不远。”老人扶着竹子编造的椅子慢慢坐下,又拿起拐杖指了指左边:“就在那边的幼儿园。”她放下拐杖颤颤巍巍的伸手去拿桌上的杯子与茶壶,周园忙上手帮忙。

     老人对着他笑了一下,焦黄的牙齿里面缺了两颗门牙:“现在几点了?”

     “四点十分了。”

     “那快了。”周园将倒好的茶水递给老人,她摆摆手摇摇头:“给你的,坐车累。喝口水歇会儿,那边有凳子,坐吧。”

     周园看了眼身后的与老人正对着的椅子,点点头,接过茶水坐了过去。

     “他们四点半下课,老师好啊,”她絮絮叨叨说了起来:“他爸妈都在外面打工,家里面就我一个,小娃子还小,我一个人也顾不过来,就让老师接走啦,都是一个学校的,每天都排着队一起去上学,下午又排着队一起回来。可乖啦!”老人说不了两句话,就要掏出自己的手绢擦擦嘴边的口水。

     “等会儿我去接他吧!刚刚我过来的那段路全都是泥泞,这里应该才下过大雨吧,他走路怕是不方便。”周园接过话茬,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

     “哈哈,”老人咧着嘴笑了一声:“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都习惯啦!小娃子,摔两下子不碍事,皮实!”

     本来心里面挺想去接人的,但是老人这么一说周园就不怎么好意思去了。

     老人见他不说话了,也笑笑,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气氛一时沉闷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干坐着。

     摄像大哥在一旁看的干着急,刚刚那会儿气氛多好啊!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了呢!这个时候就应该去啊!他上前想提醒两句,最后还是乖乖闭了嘴。

     虽有美色当前,但是面前的这人还真不敢随意招惹。

     周园在沉默中呆了两分钟,有些坐不住了,潜意识里告诉他,现在的这种安静不对,应该要做点什么,但是到底要做点什么呢?谁来告诉他一下?现在提出要去接人的话会不会很突兀?会不会显得很假?

     老人也在呆了两分钟之后,像是终于忍受不了现在的这种沉闷一样,笑了笑,伸手抓过桌子上的菜筐,里面装着刚刚摘的四季豆。她将四季豆全部倒在了桌上,周园连忙问道:“要帮忙吗?”

     老人怔了一下,将框里的菜都倒干净了,又缓慢的将框放在桌上,拿过一根四季豆,说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择菜。把这两边的角掐掉就行。”

     她说着做了一个示范。周园连忙学了起来,老人又啪啪啪将四季豆掰成一小截一小截的:“掰短一点,好送入口。”

     “嗯。”周园跟着动了起来。

     空气中寂静无声,只余两人择菜的声音。美好的像是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一样。

     等择完了,周园不等老人开口便问道:“接下来是不是要洗菜了?”

     “嗯。”

     “在哪儿洗?我来洗吧。”他说着端起桌上的菜筐就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老人身子动的慢,只能看着他把东西都端走了,摸着了拐杖准备起身的手又默默放了回去。

     “洗完了菜应该就是要做饭了吧?奶奶你一个人做饭吗?”周园突然又转身问道。

     “不,等小明回来了,他做。我做不动了。只能帮着打打下手。”老人从桌子边上掏出一个塑料袋,将桌上的垃圾都赶到里面去。

     周园有些惊讶:“小明几岁啊?”

     “四岁多了,下半年该五岁了。”老人提起自己的小孙子,满脸都是笑容。

     周园忽然觉得有些心酸。

     这个世界的历史跟他以前的不一样,中国现在是世界强国,但是在繁荣的背后却依旧存在着破败的一面。当今社会的制度只比他曾经呆着的社会好,福利自然也有很多。

     但是依旧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全民脱贫是一件类似不可能的事情,阳光下面总会有阴影,周园心酸还未见面的小明,自然也心酸老人这么老了还一个人。

     他没说话,端着菜筐出去,他刚刚在院子里看到了一个很古老的压水机。

     “奶奶,我回来啦!”大门突然从外面被推了开来,只见一个穿着不合身的黑色t恤,白色短裤的小男孩儿奔跑着进来。然后在看到站在堂屋门前的周园的时候整个人突兀的停在了原地。

     他的眼睛大大的,里面带着小孩儿纯真,还明晃晃的透露着他看到周园时心里的惊异与喜悦。

     “小明回来啦?去帮着洗菜吧。”老人这时候也拄着拐杖走到了门边,对着还站在院子里的小明说道。

     小明看了他奶奶一眼,又看了看周园,带着一丝害羞:“哦。我去放个书包。”说完便像一只兔子一样飞快地跑进了门。

     周园顺着他跑动的身影看着他进了门,与老人慈祥的目光撞上:“他就是这个性子,前些天老想你们来了,来了又害羞。”

     周园终于觉得心里的心酸有些淡了,也笑了一下:“嗯。”

     他尝试着研究了一下压水机,又拿了一个白色的大盆放在压水机的下面,随后开始压水。

     村里面用的还是井水,清澈的井水从压水机前面的那个口里面一股股流出来,在阳光下反着光,倒映着天上的树叶与屋檐。

     水盆旁边突然伸出来一只小手,小明悄悄看了周园一眼,又快速的将目光收了回去,然后将择好的菜全部倒入了水中。

     “在家你自己做饭啊?”周园好笑的看着他的小动作,随后出声问道。

     小孩儿的耳朵边上泛起了一丝红:“嗯。”

     “你爸爸妈妈呢?”

     “在城里面打工。”

     “他们多久回来一次啊?”

     “城里离这里也不远,他们差不多两周回来一次。”

     周园听到这话心里一松,原本还以为是一两年才回来。不过也是,年轻人都想着出去,刚刚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个村离最近的小镇都有一段距离,而小孩儿的爸妈还在更远的城市里面,要是每天工作累一些,还真不能每天都回来。两周回来一次,也说得过去。

     他又看了看小明,回答的话清晰,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懂事的情绪,虽然很想说这个小孩儿很乖,但是又觉得这个样子的四岁多不到五岁有些过于懂事了。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就是这个原因吧。

     “周姐,咱们晚上六点还得集合。”摄像大哥接到剧组里的通知,提醒了一句。他们现在还连饭都没做,一个半小时还真不算长。

     周园点点头。小明也听到了那句话,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速度快了许多。

     周园注意到了他的这个小细节,有些欣慰又有些心疼。只是他也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只能维持着笑容看着他。

     菜很快洗好了。小明开始准备做饭。

     老人想上来帮忙,被周园给劝住了,让她坐在堂屋里面休息,今天他跟小明一起做就行。

     老人也没过多的坚持,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又很开心的看了周园一眼,随后就走开了。

     周园跟着小明来到厨房。

     厨房里面也跟周园一开始想的不一样,里面非常干净,虽然有些不可避免的有点儿灰尘,但是整体看着非常整洁,只是不怎么明亮,只有上面一盏瓦数特别小的白炽灯在亮着。

     周园在厨房里面那就是一个小白,亦步亦趋的跟在小明身后:“那我们该做什么?”

     “奶奶的牙齿不好,所以四季豆是拿来煮的,把水烧开,放点盐进去,把豆子放进去煮就行。”小明进了屋那就是如鱼得水,毫不含糊的走到了一个炒菜锅前,小小的身子将锅端了起来,背对着周园说道。

     周园急忙上去将锅抢了过来,然后看着小明说:“去接水是吧?我去!”

     说完有些兴奋地就跑出去了。

     周园生平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一种猎奇的心理就在心里面发酵。

     他那一瞬间露出来的表情跟以往都不一样,那是一种类似释放天性的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笑容。

     小明的锅被抢了,他傻了一秒,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那个抢了锅就跑的姐姐,随后像个小大人似得,耸了耸肩,转身去舀米了。

     周园把锅抢过来了,将锅放到刚刚那个白盆子里面,然后往里面压水。

     压了两次之后他有些反应过来了,尴尬的看了一眼盆里面的锅,有些不好意思。就这么在压水机前面呆了两分钟。

     随后小明舀了米端着电饭煲出来了,见他还在压水机面前呆着,问了一句:“怎么了?”

     周园转过去低头看着他:“要加多少水啊?”他根本不知道要加多少水才合适。

     小明看了眼锅:“就这么多够了。”

     “哦!”周园放下压水机去端锅,小明上前去把电饭煲放在了锅刚才的位置上。

     周园这时候又转身一脸迷茫:“然后呢?锅放哪儿?”

     小明搭着压水机的手一顿,有些无奈:“我跟你一起进去吧。等会儿出来洗米。”

     “好!”周园立马接口。

     两个人之间的形势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儿在带大人一样,摄像大哥看着难免又生出几分好笑的意思。

     将锅放到了电磁炉上面,又被小孩儿手把手教着怎么用这玩意儿。

     周园嘴贱的问了一句:“家里面用这个不费电吗?”他是注意到了这屋子里面几乎都没什么好的电器,这个电磁炉与那个做饭的电饭煲的存在有些突兀了。

     “所以我们平时都不用这个的,今天是因为你来了。”小明说完看向他。

     周园也意外的看向了小孩儿。

     四目相对,小眼睛里面满是笑颜,大眼睛里面满是错愕与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