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28|
    周六是萧家老爷子的大寿,这种消息在网上随便一查便能够找到,周园回去的时候特意关注了一下,脑海中警铃大作,不知为何就想到了那人那天所说的话。

     虽然从后面的萧睿的行动来看,那天的那句话应该只是一个玩笑,可在这种时候提出周六要把时间给他,周园觉得自己的猜测*不离十。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电脑页面,有些郁闷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是很懂这些有钱人的想法,脑仁儿疼。

     脑仁儿还没疼完,就收到了张爽的信息,直接表明让他这两天都乖乖待着,不管网上有什么事情都别动。

     周园退出关于老爷子的网页,又在搜索栏上面敲入了自己的名字。

     前两天的新闻好似都已经不知道丢到哪个角落去了一般,现在上面的新闻又是一群新的玩意儿。

     #耿直女王踹掉晨星签约仁恒,幕后老板竟是萧家大少爷!#

     #齐娜车祸住院,周媛“另结新欢”#

     周园眉头一挑,这才知道齐娜出车祸的事情。

     点开新闻看了一下,现场血迹斑斑,两辆车的损坏程度也很重,最重要的是其中一个司机当场死亡,齐娜昏迷不醒,李进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手臂上面依旧被刮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周园没在现场,都能想象事情发生时的惨烈。他又继续往下看,新闻上面能看到的评论不多,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了之后,他现在知道要看网友的反应应该去哪儿了。

     于是毫不犹豫的给自己注册了一个微博号,至于以前原主的那个号,一是因为他本来就不是本人,所以用着有些不习惯,二是,原主本人微博上面一溜儿的全是控诉,下面的评论也是分成几派吵成一团,周园怕自己一个没忍住,上去翻评论,会影响自己的心情。

     在微博上面又再次看到了关于自己的热搜,上一次的新闻热搜还没下,这又来了一个#齐娜,周媛#,周园觉得自己大概,应该真的是快火了。

     关于他成功从晨星脱身,并且还进入了仁恒一事,微博上的网友似乎都比较相信阴谋论,一个个脑补的不行,在他们的yy里面,周园就是一个心机girl,说什么纯真纯洁都是假的,要是真的怎么可能会在混成一滩烂泥的娱乐圈里面这么如鱼得水?再加上他原来的经纪人所带的另外一位艺人齐娜,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车祸,真的跟周媛本人无关吗?

     喷子说的话都毫无根据,但是偏偏说的内容精彩万分,于是这个精彩万分的故事就在四处传阅,说什么明星,其实也不过是民众的一抹饭后谈资。什么真的假的,戳到了他们的兴趣点,什么都可以是真的,戳不到即使是真的也没人关注。

     周园刷着评论,顺手从电脑旁边端过一杯茶,轻轻吹了吹,喝入口中。然后眼神一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id,zy一生黑,这就是他那天看到的那个说自己的是□□的人。这人这一次的评论也是各种没下限,但是跟帖的也就只有一两个。大概是看着自己的评论不火,他还复制粘贴了好几个评论。

     周园轻握了一下手中的杯子,眼神里面快速的闪过一丝寒芒,放下手中的杯子啪啪啪在电脑上敲击着键盘,指尖如飞,不一会儿脸色又好了几分,端过茶水继续优哉游哉的喝。

     那微博下面却再也没有那个人的评论了,而且一段时间内,这个id也不会出现在微博上面了。

     心情还不错。

     至于齐娜的事情,周园顶多是多了一丝可怜,却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续,他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冷情的人,妹子再漂亮,也是拿来无聊的时候欣赏一下就好,至于这次的车祸,于他来说就像是自己学校里面隔壁院的某个有点儿出名的人的出车祸了,他跟这人聊两句也就过了,心中不会有更多的波动。

     而且,他看着热搜榜的热度,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看完了微博他又刷起了论坛,论坛上面却是诡异的风平浪静,娱乐版块上面偶尔有两篇关于这件事的文章出现,也快速的沉沦了下去,居然没引起什么人的关注?!偶有两个评论,也是对齐娜冷嘲热讽,说什么因果报应的,接下来就是说把这两件事情炒作在一起的新闻编撰者是个傻逼。

     看着这种言论,周园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儿喜欢上这个论坛了。至少这里面的人看着还像是有自己的思想,不像是微博上面几乎都是被新闻牵着鼻子走的那个样子。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退出了论坛。

     静下心来又点开了一个软件开始编写程序,一串串代码像是自己排好队伍一般刷刷刷的出现在页面上。要想自己的事业能够更大更好,首先得有一个网站。不需要太多的宣传渠道,他只想拥有一个自己的网站。

     周五,张爽送来了一套衣服。

     周园起身开门,门口张爽身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干净利落而且很干练不易亲近的模样,将手中的袋子提了上来,挡在两人面前,面无表情用另外一只手推了推镜框:“萧总送来的衣服。”

     “嗯?”周园接过,内心里还有些许疑问,但是门口的自己的经纪人明显没有想要给他解释的机会,见他把东西收了,难得的展颜一笑,虽说不是没有好看的倾国倾城,但是也难得了,周园被这个笑容晃得有些懵。

     就听见面前的人说:“恭喜。”然后转身哒哒哒,不带一点儿留恋的走了。

     站在门口拿着袋子的周园:......恭喜啥?

     周六一大早,周园早早的起床,开始收拾自己。

     穿好衣服化好妆,门铃便适时的响了起来。

     周园连忙对着镜子正了正自己的表情,起身去开门。

     门外的男子一身黑色的西服,剪裁得体,见他出来了一张脸还挂起了微笑,周园觉得自己脑仁儿又开始疼。

     “还不错。”萧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心情似乎还不错的给出了一个评论。

     周园肚子里小肠似乎有些搅得慌,他淡淡的点点头:“谢谢。”侧过身子准备让人进来。

     就听见外面萧睿若无其事的说道:“就是这张脸太素了。”

     周园闻言转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这人分明知道自己的性别,现在这么说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萧睿进屋,周园上茶。

     等周园将茶沏好,萧睿端过茶杯喝了一口,在屋子的主人不怎么亲切的目光中敛眉,掩盖了自己目光中的逗弄。

     “早点出门,你去化个妆。”他轻晃着手中的茶杯,淡淡说道。

     周园才刚刚坐下,端起茶杯还没来得及喝,就听见前面坐着的人忽然说道,他愣了一下,看着下面坐着的那人的眼神在无声的控诉:你来了就是为了让我去化妆?!

     一口憋屈的气哽在心口不舒服,再加上前几天的记者见面会也是一肚子的憋屈,周园语气冷冷:“你进来干嘛?”

     萧睿似乎没想到这人在自己面前这么的,算的上是诚实,愣了一下,随后抬头:“某人都侧身让位了,不进来似乎不给面子?”

     周园皱眉,静静地看着他,眼睛里面是毫不掩饰的疏离。跟那天在办公室里面见到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萧睿压下内心深处的类似蠢蠢欲动的心情,施施然又再次喝了一口茶水,方程式这一次似乎又给了他一份大礼。

     那天初见的时候他便觉得有趣,那人跟他说的是自己的妹妹,却没想到过来的时候敲门没人应,随手一推门便开了,他当时也是有些担心这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直接找到主卧,也直接见证了他从一个妖娆的妹妹到雌雄莫辨的弟弟的瞬间。

     萧睿一直没有忘记那天这人发现自己撞破他的秘密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敢置信与惊慌,与那人说的一点儿也不一样,他当时也是有些尴尬,再加上感觉自己又被人给骗了,只是挑挑眉便走了,也没管这人后面怎么样。但是那张妖孽又略显稚嫩的脸却一直没有从脑海中抛却,那是一张,与那人的描述完全不一样的脸。

     周园上前毫不犹豫从他手中夺掉杯子,转身去将杯子里的茶水倒掉。身后萧睿却没过多的反应,甚至还觉得他这种类似有些幼稚的举动颇为好笑。

     只是周园那张在未转身之前的愤愤然的脸,转身之后却又带上了几分沉思。从他知道萧睿的身份开始,他就在怀疑对方的目的,现在应该差不多是可以确定了吧?

     不过一个刚刚签约的艺人,值得公司的老总亲自跑一趟?再加上前段时间那意味不明的言语与黑卡,还有,张爽身后的boss。

     周园觉得自己的脑门儿突突的,一阵阵的疼。

     车子在路上缓慢的行驶,窗外温度很高,车内空调开的很足,周园坐在副驾驶上,转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静静地发呆。

     他已经化好了妆,愈发的妖娆,今天穿着的一身白色的长裙,完美的将他高挑的身材显示出来,肤色白皙,露出来的胳膊上面没有一丝赘肉,萧睿见过一次之后一直觉得这或许就是他妈妈在生他的时候不小心生错了性别。

     车内安静的有些可怕,萧睿并没有放歌的习惯。

     “在看什么?”他主动打破了沉默。

     周园收回目光,正了正身姿,面无表情:“看你这凤凰,跟一群小鸡作伴。”

     萧睿顺着路拐了一个弯:“嗯,你是小鸡。”

     周园气闷,所幸闭了眼,歪倒在座椅上,准备睡一觉。

     “别睡着,到时候精神不好。”萧睿将车身摆正,路况堪忧,不得不再次放缓了速度。

     周园闭着眼没理。

     拔毛的凤凰不如鸡?萧睿唇边挂着笑,决定什么时候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