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苏元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男孩子,毕业晚会办的有点儿嗨,向来不合群的苏元也喝得有点儿多。

     “嗝,苏元啊,哥知道你为什么不合群,嘿嘿,别瞒着哥了,我知道,你喜欢男的!”喝得醉醺醺的室长过来悄悄说道:“哈哈,要说一开始我也觉得你小子挺变态的,可是啊,现在要分开了,嗝~我想了想,你小子一没杀人二没放火,期末还给我们笔记抄抄,多好的一少年啊!嗝~所以啊,哥就是过来跟你说一声,别把自己看的太奇特,同志的事,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嗝~的。哈哈!”

     苏元听着面色泛红,是醉的也是臊的,黑框眼镜后面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你......”正想问室长,你怎么知道的,大块头就跌在沙发里面直接陷进去不省人事了。

     苏元看了两秒,又呆呆的扭头看了眼寝室里的另外几只,大家都喝嗨了,没人发现。

     包厢是包宿的,苏元原本也不打算在这里过一夜,趁着没人发现,醉晕晕的逃了。

     七月的夜风还有些闷热,醉晕晕的苏元一个人走在林荫小道上。

     “呵呵。”想起自己初中时被人叫死变态,又想想今天室长在耳边说的话,苏元莫名想笑:“同志又有什么意思呢,又没人喜欢我。”

     苏元曾经也交过一个男朋友,可是男方后来顶不住家里的压力,找了个女孩儿,正正经经谈起了恋爱,苏元还被他妈妈像是韩剧里面那般羞辱了一番,可是,没给钱。

     想到这里苏元有些想哭,同性恋本来就走的比别人辛苦,他从小就没了父母,被人领养之后养父养母有了孩子之后也不管他,苏元现在怕都已经忘了养父养母住哪儿了。

     高中开始他就一个人出来住了,前两年还跟家里有联系,后来知道苏元的性向之后,就断了联络。

     想想自己这二十几个年头,苏元觉得整个世界悲哀极了。

     从来没醉过的孩子就这么躺在大路上哭了,四周静悄悄,哭着哭着,他睡着了。

     凌晨三点,一辆卡车路过,“嘭!”

     苏元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有些冷,伸手想要拉个被子什么的,可是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他难受的皱了皱眉头,使劲的伸手。

     “啪!”清脆的落地声唤醒了苏元。

     首先出现在眼前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苏元有些呆愣,倒不是他想起来自己在大马路上睡了,而是他总觉得哪儿怪怪的,比如,这天花板是不是有点儿太高?他想站起来看看,却发现自己还是动不了,怎么回事?!

     “啪嗒。”清脆的开门声之后是湿哒哒的脚步声,为什么是湿哒哒的,因为有水声。

     不多时就有一个巨人出现在了苏元面前,好...好高!这看着就是棵大树了吧!最主要的是,这人只围了一条浴巾!

     正直蠢萌的苏元什么时候见过这么香艳的场面,顿时两只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顾迟看了眼地上的手机,他刚刚是把手机放在床上了吧?怎么掉下来的?

     苏元惊恐的看着那人弯腰深处修长的手指,将自己拿了起来。

     等等......是不是哪儿不对?!

     拿!了!起!来!这人是吃了菠菜吗?!

     苏元还在惊恐,就只觉得身上痒痒的,视线往下一移,这人摸自己干嘛?!啊!调戏良家妇男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呃!”神曲《忐忑》突然响起,苏远和顾迟都是一震。

     顾迟是在疑惑,自己手机里面好像没有《忐忑》吧?怎么回事?

     苏元情况则严重多了。

     妈妈咪呀!这声音怎么会从我肚子里传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看着这么像个手机啊!还是水果牌的!我不是个手机啊!把手拿开!别摸我!

     苏元心情激动了,于是顾迟悲催了,这神曲怎么就是关不了!

     两个人...不,一个人一个手机一番折腾之后,世界终于安静了。

     苏元呆在手机壳里面,碎碎念:“变手机了变手机了变手机了!啊啊啊啊啊!一定是我错觉!睡一觉就好,是的,睡一觉就好,我先去睡会儿。”

     顾迟看着这个自己昨天才到手的雪梨牌手机,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明天派送去专卖店看看好了。

     随手就将苏元扔在了床上。

     苏元:“......”

     顾迟是个明星,不是那种放在人堆里都没人认识十八线小明星,是个家喻户晓的天王,是个腕儿,一个感冒都能让娱乐圈抖三抖的腕儿。

     按理说一个明星而已,不可能能做到这种程度,可是偏偏,人家有个好父亲。好父亲名下的mc公司是个几乎垄断了整个娱乐业的公司,作为唯一继承人,顾迟就是个天之骄子。

     可是其实这个天之骄子,跟父亲关系并不好。

     床头灯灭了之后,整个房间一片漆黑,苏元在黑暗中睁大了双眼,理了理自己的思路。昨天他喝醉了,然后室长过来说了一堆什么,然后......然后呢?

     然后他不记得了。

     所以自己是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的啊!天!真是要崩溃了!

     “叮咚叮咚~~~~”欢快的水滴声将睡梦中的两人吵醒,苏元迷迷蒙蒙的睁开双眼,昨晚想了太久,脑细胞死太多,睡着了。

     没过多久就有一只手摸到了他的身体。

     “喂?”苏元紧紧贴在那人的耳朵边,浑身有点发热,要是现在能看到他的面色的话,一定是一片红。

     “起床了,别忘了你今天要进剧组。”

     “哦。”

     那只手无意识的又将苏元扔了出去。

     苏元:“.......真的变成手机了!qaq”

     “喂!你一定又睡了对不对!快起来!”手机里过了一阵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吼。

     这声儿,穿透力挺强啊,隔了那么远都能在这屋子里弄出回音。苏元一时被震晕。

     顾迟烦躁躁的挣扎着睁眼,看了眼还在吵吵的手机,不耐烦的拿过来:“好了好了,起了起了!”说完又随心所欲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去洗漱了。

     苏元:“......又扔!”

     “滴~!”顾迟还在洗漱,门铃就响起来了。

     “啪嗒!”

     苏元:“又...又只围了个浴巾就出来qaq”

     开门之后跟着进来的是个男的,一进来就开始叨叨。

     “不是跟你说好了今天早上八点吗?还在睡!看看看看,屋里面乱成什么样子也不找人收拾收拾!”说着又开始收拾屋子。

     “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放人进来我还能安静?”

     “所以说你就从了你爹能咋地!回家至少还有人伺候着呢!”

     顾迟没理他的,又慢吞吞的回去了。

     “哎哎哎,你说说你!什么东西都乱丢,上一个手机刚刚摔坏你是想每天换手机啊!”

     苏元被人提溜起来,工整整的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你说说你,做什么不好,非要做演员,好不容易演出个成绩来了,你爹也低头了你咋就不回去呢!”

     “看看看看,我说啥,你一个人就是不能好好生活,衣服是你这样乱丢的吗?每天还得给你收拾,是个洁癖还不自己打扫,你说说你,要是没了我你可怎么活!”

     苏元在客厅里就只能听见他一个人的叨叨,从头到尾无人应答。

     “等会儿有个新来的助理,你拍戏的这些天我就不跟着去了,公司里还有事,小周是个勤快的妹子,你看着办吧。”

     苏元被人握在手中,有点儿烫。

     顾迟带上墨镜往车后座一坐,身子往后一仰,闭目养神。

     李一一看,终于停了口中的唠叨,吩咐司机开车。

     一路上安静无比。

     顾迟躺了会儿,就开始拿出手机刷微博。

     当然上的不是他的大号,是小号,大号都交给李一在打理。

     苏元也想看,可是自己这个目光往下看的话,字是倒着的,看不明白,能不能从下往上看?

     他试着挪了挪,还真能挪动。

     于是两个人就开始刷起了微博。

     “xx公园旁的大路上被人发现.......”

     这条微博被刷的很快,苏元却觉得那下面的配图有些熟悉,是谁呢?

     等到了目的地了,苏元才想起来,那人不就是自己吗?!只不过被碾压的都快认不出来了!

     顾迟将手机放入衣兜,开门出去。

     苏元在里面快速的刷微博,好不容易翻到了。

     “xx公园旁的大路上被人发现一死去的大学生,身上有卡车车印,疑似被车撞死,后经调查,是附近一所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图”

     短短不过几个字,苏元却是呆愣的卡机了,自己死了?!

     他想起来了,自己是喝醉了然后在大马路上睡着了,然后,然后被车压过去就死了?

     果然他的人生就是个悲剧,死的都这么悲剧。

     心塞塞的。

     顾迟将手机摸出来看了一眼,怎么还在微博上?自己刚刚应该退了吧?

     “李一,这手机有问题,你拿去修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