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辰玄重生了。

    前世里他患头疾,三十有四便英年早逝。

    赵辰玄把手揣进衣袖里,现在是深秋了,青石板台阶上落了一些青的黄的树叶。一到秋冬季节他的头就隐隐作痛,特别是吹风的时候更甚,天气还没到最冷的时候,他就戴了斗笠。

    似乎是老天爷看他前世活得太痛苦,让他重新活过一世。只是他这头疾到目前为止也没得到根治。

    他今天去了灵泉山,灵泉山上有一座寺庙,叫灵泉寺,只因张神医也会到这灵泉寺来,他早就打听好了。

    张神医原名张宝顺,是宫里的首席太医,五代为医,精通岐黄之术,当年他在宫里说错话,得罪了贵人,被赐为太监。张宝顺遭了罪也不愿在宫里待了,告病还乡。赵辰玄重活过来,打听了近两年才知道张宝顺的下落。

    听说张宝顺还乡以后,在当地很有名望,他还有一个外号叫麻衣神仙。有本事的人脾气古怪,一般人都见不到他,赵辰玄递了好几副帖子都被拒之门外。

    赵六五催促他,“世子爷,咱们走吧?”世子爷一个月来了八次灵泉山,次次都没见着张神医,这人实在太傲慢了一些。

    赵辰玄不由回神,恍若隔世,山上古柏绿槐环绕,现在正是正中午的时候,清凉的山林顿时多了一分燥热,看样子今天张先生也不会上山。他颔首,跟着赵五六下山。

    软轿和车辇停在半山腰,到了半山腰他却看见两顶软轿,一顶是他的软轿,另外一顶软轿上面写着黑黄色的陈字,赵辰玄心下了然,这是陈家姑娘的软轿。

    要说别人他可能不认识,这陈家姑娘他再熟悉不过了,陈家有三位姑娘,陈家大姑娘是嫡女,其余两位是庶女。而陈家三姑娘陈良眉就是他前世的妻子,而眼前这顶软轿则是陈家大姑娘的。

    前世里,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见着这位姨姐,原因是这位陈家大姑娘一直在老家的青山寺庙里静养,说是静养,其实都传闻她的八字太硬,克男。于是让她远离京城,在老家祈福。

    她的八字有多硬呢?她克死了自己的大哥,庶弟和父亲,听说就连陈家的养子陈淮生改了姓才勉强逃过一劫。

    也传闻她面相丑陋,身高八尺,腰圆膀粗,女生男相。她的名声甚至盖过了她的大哥,那位战功赫赫陈小将军。

    陈家出了三位骁勇善战将军,都战死了,但是更多人相信是被陈家大姑娘陈良蓁克死的,陈家满门忠烈,又战功显赫,但是后继无人。即便陈家的爵位无人继承,但是整个朝廷记得陈家的恩德,宫里那位大官人还是愿意养着陈家的,当年还给陈家三姑娘和他赐了婚。

    前世里他和陈良眉算不得郎情妾意,但也算举案齐眉。他临终了,她还哭了一场。他死得早,王府没有苛待她半分。而陈良眉的嫡姐陈良蓁怎么样了,他一丁点印象都没有。